麻豆传媒映画艾秋在线观看

看着浑身伤痕,衣物破破烂烂的秦歌一行人,步知舞是又气又想笑。

真不晓得这些家伙是干什么去了。

“万剑墓的入口,一次只能进去五人。”步知舞来到秦歌面前站定,盯着他的眼睛,“而且是根据此次排名分先后顺序。”

秦歌耸耸肩,“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几个要最后才能进去?”

步知舞点点头。

“这有啥大不了的。”药不然混不吝的挥挥手,“难不成先进去就一定能找到本命灵剑?”

步知舞转身离去,“你们先去准备一下吧,马上便要出发。”

尔后,众学子便在那些天空岛弟子的安排下,按照玄剑大会第二关的考核排名,分先后陆续登上飞辇,启程前往万剑墓。

驮着车厢的大龟看似笨拙,可腾云驾雾的速度也不慢。

因为排名在最后,所以秦歌和药不然几人是最后才登上飞辇。

宽敞的车厢中,灯光明亮,暖洋洋的。

秦歌舒服的躺在毛毯上,用安芝芝的腿当枕头,很快便睡去,此前一路奔波,为取笑脸魔蛛的毒丹还差点把命交代,之后还要消耗神识布阵,所以他很累,能休息一会儿便是一会儿。

柔弱无骨光滑美背气质美女清晨朦胧室内写真

步心莲和战安凉坐在一起,不知在低声聊些什么。

药不然和苏文轩于精致的小茶桌前相对而坐,在喝茶吹牛。

药不然说他喜欢喝金骏眉,苏文轩说他喜欢喝小罐茶。

药不然还拿出一只用紫砂烧制的金蟾茶宠向苏文轩炫耀吹嘘,说这茶宠是他的心肝宝贝,从八岁时就在开始养,不管走到哪儿都随身携带,却不想苏文轩也拿出一只貔貅茶宠。

“药兄,我这小宠,是采用京西特有的桂香陶土烧制,而且你看这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光彩夺目,是用百花金叶树十年才养成一滴的树脂精心制成,当然,最重要的是,这还是郑大师的作品。”说着苏文轩向药不然亮出茶宠底部的章印。

“我靠,前朝官窑的,牛逼啊,而且还是郑大师的作品!据说郑大师生前留下的作品现在都收藏在皇宫,那是皇家御用的茶具,而且数量极少,千金难求,你是怎么搞到的?”药不然两眼发亮,很想将其占为己有。

“是皇上赐予我爹,然后我爹送我的。”

药不然撇撇嘴,“该不会是赝品吧?”

“药兄你觉得这像赝品?”

“回头我叫父王去皇宫给我搞一套。来来来,老苏,把你这小宠借斑爷我玩玩。”

“这可不行,看看就得了。”

“你丫可真小气。”

“药兄,我这貔貅,可是会吐泡泡的。”

“说的好像斑爷我这金蟾不会吐似的,来,咱比比?”

“……”

一旁正在跟战安凉聊些什么的步心莲不屑的看看药不然和苏文轩二人,心想郑大师的作品,咱家知舞师姐多的是,而且好几次知舞师姐在来亲戚发脾气的时候,还摔坏几个,她一点都不心疼,不就一只茶宠,瞧把你们嘚瑟的。

安芝芝趴在秦歌的脑袋上,两只小手捧着一本从苏月摇那里借来的言情,看得相当入迷,可谓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看言情。

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过去。

秦歌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回到鬼剑山,并来到后山的天池。

天池很大,碧波清澈,其表雾气腾腾,终年不散,偶尔可见几朵娇俏冰莲浮出水面,加以雾气衬托,宛如九天瑶池。

在天池的四周有四根充满古老气息的石柱,石柱上拴着铁链,另一端连接池底。

池底下锁着一条龙。

秦歌站在天池边,对着前方大喊。

突然,天池之水像是沸腾,浪花滚起丈高,一颗银白色的头颅露出水面。

那颗头颅足有房屋般大,两只眼睛散发着奇异灵光,那对漆黑的竖瞳像是无底的深渊,仿佛能吞噬一切,又仿佛包罗万象,令人不敢直视。

一种难言的威压在无形间散发,天地间的空气好似都凝固,令人呼吸困难,身心沉重。

要是一般人与那双眼睛对视,怕是早已被吓得瘫坐在地。

但秦歌早已习惯,因为他知道那条龙不会伤害他。

前方传来一道沉厚且显得有些空洞的声音:“小歌,你已去过天空岛?”

秦歌点点头,笑道:“我去过,还看到你留下的话。”

忽然间,光华流转,好似会发光的仙雾氤氲飘荡。

那颗浮出天池水面的头颅消失不见,变成一道妙曼倩影,静立于湖面之上,只是雾气太浓,秦歌看不清她的模样。

事实上,秦歌从未见过她的真实面貌,她的身上总是有奇异的光芒覆盖,根本看不清她的脸。

“臭小子,没良心,这么久都不来看我,看我不教训你!”沉厚且空洞,充满无上威严的声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儿的声音,如银铃般悦耳,一如那出谷黄鹂。

当秦歌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住拖进天池的时候,他有种非常难受的窒息感,猛地睁开眼睛,发现安芝芝正鬼灵精怪的捏着他鼻子,还用一只手捂住他的嘴。

“哼!我就不信这样你还不醒。”安芝芝见到秦歌睁眼,得意的扬起脸。

秦歌打开安芝芝的手,坐起身来,“到了?”

“嗯,到啦。”

秦歌揉着惺忪睡眼,忽然觉得什么万剑墓不万剑墓的不再重要,好好睡一觉才最重要。

他回想起刚刚那个梦,觉得那又不像是梦。

那到底是不是梦?

这时有微凉的风吹进车厢,无情卷走弥漫此间的浓郁茶香,却是那个骑乘大龟的天空岛弟子将车帘掀开。

那天空岛弟子对秦歌几人说:“各位,已抵达万剑墓,请带好随身物品,根据指示排队进入万剑墓。”

又宽又长的石道,无处不充斥着古老气息。

铺在道上的青石板,有的已经风化,缝隙间还生出清苔。

石道一眼看不到尽头,只能看到前方那座在夜色中显得很朦胧的高山,在不远处,隐隐还可以看到一栋阁楼的轮廓。

在石道的两旁,有一排看上去很威武的石雕,石雕是狮首人身,手里举着大剑,在大剑上还镶嵌着灵石灯,散发出明亮的光芒。

在那些石雕旁,停满驮着车厢的大龟。

秦歌从大龟背上跳下后,一眼就看到在人群最前方的步知舞。

此时步知舞和陈苏安正在交谈些什么,看上去,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陈苏安说道:“入口已关闭。”

步知舞问道:“就不能再拜托一下前宗主?”

陈苏安苦笑摇头,之前,他算是跟他师父吵了一架,虽然他师父亲自来打开万剑墓的入口,但是并没有留下来维持入口打开的状态。

虽然入口关闭的速度很缓慢,那些排名靠前的学子已进入万剑墓,但现在还是有一千多位学子被留在外边。

步知舞无奈的发出叹息声,她不知道这事儿要怎么跟大家交代,一旦说出去,大家肯定会怪罪秦歌,因为如果不是秦歌一拖再拖,让所有人都等,那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

但这事瞒不下去。

尔后,还是陈苏安亲口向众学子宣布,万剑墓的入口已关闭。

人群顿时炸开锅,彻底沸腾起来。

就跟步知舞所预料的那样,所有人将矛头指向秦歌。

一时间,秦歌遭千夫所指,被千夫唾骂。

子桑陌田直接就带着学子们前来口诛笔伐。

“秦歌,这都怪你!都是你害的!”

“要不是你让大家等那么久,又怎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秦歌,这个责你要负!”

“呵,他拿什么负?”

“秦歌,此次参加玄剑大会的学子,哪一个不是万里挑一的天才?如今前途皆因你一人而毁,你将成为千古罪人!”

“……”

秦歌什么也没说。

药不然倒是很不服,但任凭他如何会骂娘,却也骂不过这么多人。

“斑爷就奇了怪了,一个万剑墓,进不去就把你们的前途给毁了?要真是这些,那你们这些人也真是够废物的。”

“药不然你有什么资格发言?还想为秦歌这厮辩解!我看啊,你与秦歌就是一丘之貉!”

“再哔哔斑爷弄你信不信?”

“怎么,恼羞成怒?还想动手打人不成?”

“……”

却就在突然间,天空中电闪雷鸣。

那哗啦啦的炸响,来的太过突然,毫无预兆,所有人都陷入懵逼。

“有东西掉下来,快躲开啊!”人群中有人大叫起来。

那从天上掉下来的东西,是几具尸体。

那几具尸体已变成焦糊,面目非,显然是被雷劈的,不过通过腰间的玉牌,还是能辨认出身份。

“这……这是青花书院的子桑均露!”有位胆大上前检查的学子突然退后数步,尖声叫道。

闻言子桑陌田神情一振,赶紧跑到那具尸体面前,在确认是子桑均露的尸体后,跪坐在地失声痛哭。

子桑均露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俩人从小形影不离,可谓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感情好得很,刚刚在进万剑墓之前,子桑均露还跟子桑陌田说,以他的剑道天赋,肯定会找到一把令无数学子眼红的本命灵剑,可在转眼间,他却变成一具焦糊尸体。

这到底是为什么?

……(。)